網站地圖 - 廣告服務
您的當前位置:主頁 > 綜合 > 正文

淘寶客服兼職日結:朱鹮——來自秦嶺的世界珍寶 尋鹮記——朱鹮再發現紀實

來源:網絡整理 編輯:長春熱線小編 時間:2019-06-27
導讀:1981年5月 中國科學院動物研究所鳥類專家劉蔭增經過3年的尋找,終于在漢中洋縣境內姚家溝發現了僅存的7只野生朱鹮。

  幾只朱鹮在漢江邊飛舞。 記者 趙晨攝

  記者 喬佳妮 見習記者 陸晟

  朱顏墨腿的鳥兒,雪白的羽毛里暈染著夕陽般的橘紅色,輕盈起舞時,仿佛天空中靈動的舞者。

  6月22日,當83歲高齡的劉蔭增再次踏上洋縣這片土地時,回憶起與朱鹮初遇時的情景依然令他感慨萬千。

  38年前,在動物研究專家劉蔭增和團隊成員的努力下,一場苦苦尋覓的遇見,讓世界有幸得見“東方寶石”這一自然界的美麗精靈;也是這場遇見,開啟了日后中日多年共同守護這一精靈的友誼之路;更是這場遇見,讓世人意識到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意義所在。

  初遇時世界僅有的7只朱鹮,如今已發展到3000余只。今天的它們,是人們鏡頭里爭相追逐的靚麗主角,是畫家筆下翩翩起舞的精靈仙子,也是國與國交往中的文化使者。

  而這一切,都離不開38年前的那次尋找。

  生死邊緣

  100年前,朱鹮還種群繁盛,遍布東南亞地區。它們是鳥類中的“貴族”,對生存環境要求很高。當它們凌空而起時,驚艷的舞姿讓人心神飛動。

  然而就是這樣美麗的精靈,曾經卻面臨著快速消亡的命運:

  1963年,蘇聯朱鹮在哈桑湖滅絕;

  1979年,朝鮮朱鹮在板門店銷聲匿跡;

  1980年12月,日本對境內最后55只野生朱鹮進行籠養繁殖失敗,日本本土朱鹮絕跡……

  當周邊國家的野生朱鹮相繼消亡時,世界的目光聚焦在野生朱鹮存活的最后希望之地——中國。

  尤其是日本,找尋朱鹮的愿望尤為迫切。在日本,朱鹮被視為“圣鳥”。1952年日本將朱鹮定為“特別天然紀念物”。1972年,日本環境廳向中國正式提出在中國尋找野生朱鹮的請求。

  中國還有朱鹮嗎?當時林業部、中科院給國務院的答復同樣不容樂觀:1930年以前,我國14個省份普遍可以見到朱鹮;1950年前后,在陜西、甘肅一些地方的稻田和河壩還可以見到覓食的朱鹮;到了1960年,我國的鳥類學家只在秦嶺采集過標本;1964年之后,再也沒有任何朱鹮的消息。

  朱鹮,會和爪哇虎、渡渡鳥、猛犸象一樣,作為大自然的記憶,被封存在博物館里,成為人類永遠的遺憾嗎?

  不,只要有一線希望,人類就永不放棄。

  1978年,中國改革開放大幕正式拉開,百廢待興。雖然當時國力孱弱,但環境保護已提到國家層面。

  當年10月,中科院動物研究所正式立項,決定在全國尋找消失已久的朱鹮。正在外地開展科研工作的動物研究所研究員劉蔭增接到單位通知,立即放下手中的工作,開始執行尋找任務。至此,尋鹮小組成立。

  那一年,劉蔭增42歲。

  人鳥和諧。 王維果攝

  三根羽毛

  接到尋找任務時,劉蔭增倍感壓力。在多年的野外工作中,他從未發現過這種鳥兒,如今要在全國尋找,無異于大海撈針。然而,他又深深地渴望能找到朱鹮——這不僅僅是對一個物種的保護,更包含著人類對它深深的思念。

  只是,要在偌大的中國尋找已經失蹤了14年的罕見鳥類,談何容易!

  但大自然的生靈,都需要被呵護和善待。抱著這最后的一絲希望,劉蔭增等人踏上了尋覓朱鹮的漫漫征程。

  從長白山到燕山、中條山、呂梁山,再到大別山,華北大地印滿了劉蔭增和同伴的足跡。一年多的長途跋涉、細致尋覓后,尋鹮小組卻一無所獲。

  第二年,尋鹮小組再度出發,踏遍江蘇、浙江、江西、湖北以及黃海、渤海……結果,依然令人失望。

  3年,5萬公里,北起興凱湖,南至海南島,西到甘肅東部,東臨海岸線,整個中國曾出現過朱鹮的14個省的山水之間,都留下過尋鹮小組的身影。

  然而,一次次尋找卻一次次失望。“在中國,到底還有沒有朱鹮?”劉蔭增也曾猶豫過、懷疑過。

  就在團隊幾乎絕望之際,1980年,在甘肅省天水市,劉蔭增團隊發現了3根羽毛。

  “那就是朱鹮的羽毛。我們終于在甘肅親眼見到了3根朱鹮羽毛!這給了我們大海撈針的信心!”劉蔭增回憶道。

  此后,尋鹮小組總結前期的尋找經歷,進一步優化工作方案,將工作重心框定在陜西、甘肅這兩個有朱鹮歷史分布記載時間最近的區域。

  一場尋找朱鹮的“復查計劃”再次開啟。

  守護。 王維果攝

  奇跡出現

  盡管在甘肅發現了朱鹮的3根羽毛,但尋鹮小組并沒有找到朱鹮。1981年5月,尋鹮小組第三次進入陜西洋縣搜尋。

  根據之前“復查計劃”的規劃,洋縣是此次復查的重點區域之一。劉蔭增和他的團隊對這里寄予厚望。

  有償收集線索、播放朱鹮幻燈片……尋鹮小組想盡一切辦法,不遺余力地發動群眾一起幫助尋找。善良熱心的洋縣老百姓積極配合。但由于缺乏專業知識,當地群眾很難區分鹮、鷺。很多次他們發現的“朱鹮”,都是“白鶴”等鷺科鳥類。

  一次又一次,尋鹮小組乘興而去、敗興而歸。眼看著在洋縣尋覓無果,尋鹮小組打算收拾行囊前往甘肅徽縣碰碰運氣。

  就在此時,洋縣紙坊鄉農民何丑旦、何天順的到來改變了一切。

  “你們是不是在找‘紅鶴’?我們在金家河山上砍柴時,見到過你們要找的鳥。”兩人的一番話,讓正在縣林業局值班的姚德山萬分欣喜。他趕忙拿出朱鹮的照片讓何丑旦他們仔細辨認。“兩位老鄉,你們仔細看看,是照片上的這種鳥嗎?”姚德山仔細追問。“沒錯,就是它!我們看到的‘紅鶴’就是照片上的樣子。”兩位農民肯定地回答。

  尋找朱鹮的希望重新燃起。

  出于謹慎,劉蔭增希望何丑旦他們能夠帶幾根鳥類的羽毛來,好讓他再確認一下。第二天,何丑旦、何天順帶著考察隊的人在金家河真的找到幾根朱鹮的羽毛。看到朱鹮羽毛的一瞬間,劉蔭增激動不已。

  1981年5月23日,由何丑旦、何天順帶路,考察隊再次向洋縣北部的秦嶺深處進發。傍晚時分,在海拔1000米的金家河村,不遠處突然傳來兩聲奇異的鳥鳴。“快看!”大家順著何丑旦手指的方向,看到一只“紅鶴”正從頭上掠過。

責任編輯:admin
欄目分類
啟明信息技術股份有限公司 技術支持 吉林省藍辰信息技術有限公司 硬件支持
Copyright © 2012 ccradio.cn All rights reserved 吉ICP備12003702號-1 網絡視聽許可證吉備2012002號
版權所有 長春熱線 長春視聽傳媒有限公司 電話:0431-88462237 站長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Top 湖北11选5限号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