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地圖 - 廣告服務
您的當前位置:主頁 > 綜合 > 正文

網賺平臺是真的嗎:“癮君子”官員們

來源:網絡整理 編輯:長春熱線小編 時間:2019-06-27
導讀:6月26日是第32個國際禁毒日。近年來,少數黨員干部也淪為“癮君子”,并在沾染上毒品的同時進行權錢交易。

6月26日是第32個國際禁毒日。


近年來,少數黨員干部也淪為“癮君子”,并在沾染上毒品的同時進行權錢交易。

新京報記者注意到,其中級別最高的,是江西省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陳安眾。



陳安眾曾任湖南衡陽市長、江西萍鄉市委書記、江西省政協副主席等職,2010年任江西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2013年12月落馬。


據《中國經濟周刊》報道,陳安眾的私生活到了相當荒唐和淫亂的地步,會到澳門去賭博,甚至還會吸毒,“在歌舞廳,喝多了酒,吸了毒,找一幫女孩子來嫖娼。”

2015年6月,陳安眾因受賄罪被判有期徒刑12年。


還有一名涉毒的落馬官員,被稱為“吸毒市長”,他就是湖南臨湘原市長龔衛國。


龔衛國資料圖


龔衛國生于1972年,湖南益陽人,其仕途一直在湖南省內,2011年12月出任岳陽市代管的臨湘市任市委副書記、市長。

2015年4月,龔衛國被紀委調查,同時岳陽市對外發布消息,龔衛國因涉嫌吸毒,已被免去臨湘市委副書記職務,公安機關立案調查。

據媒體報道,龔衛國是由于毒癮發作產生幻覺,自己報警說被人追殺。警察趕到時,其一絲不掛。據接近辦案機關的官員介紹,根據龔衛國出現的癥狀來看,他至少已吸食毒品兩三年,達到了成癮狀態。

龔衛國在懺悔書中稱,他是在認識一名老板后,開始不斷地吸食毒品。“剛開始帶著好奇,后來把它當成了解酒釋壓的良方,一發不可收拾,最終吸壞了身體、吸垮了家庭,吸毀了前途,在毒品的誘惑下走向另類人生,成了吸毒市長。”

2017年7月,他因濫用職權、受賄157.5萬元,一審獲刑7年。

在“吸毒市長”被查之前,還有一名“吸毒州長”落馬——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原州長楊紅衛。


楊紅衛資料圖


楊紅衛于2011年4月被“雙規”。據媒體報道,楊紅衛精力特別旺盛,可以連續幾天白天開會,晚上吃燒烤吃到凌晨四五點鐘,一大早又起來上班,許多局長比他年輕都受不了。


楚雄當地官員透露,楊紅衛出事前,有公安人員在一次會議上發現楊紅衛邊開會邊吸毒品“卡苦”。

2013年,楊紅衛因受賄罪、濫用職權罪被判無期徒刑。

新京報記者注意到,包括龔衛國在內,落馬的涉毒干部,通常與商人、“腐敗同事”成為“毒友”。

在龔衛國被查4個月后,2015年8月,臨湘市人民檢察院原檢察長劉群林因被群眾反映涉毒被查,后被“雙開”。報道稱,劉群林涉嫌陪龔衛國吸毒。

衡陽市紀委還曾通報了一例派出所所長和禁毒民警一起吸毒的案例。

2015年12月,珠暉區東風路派出所原副所長蔣玉春與珠暉公安分局禁毒大隊原民警管政國到郴州市參加朋友喬遷宴席,后與朋友在郴州某酒店房間休息,期間吸食了毒品冰毒和麻古。之后蔣玉春、管政國被“雙開”。

此外,由于吸毒需要高昂的毒資,涉毒官員往往有嚴重的貪腐行為。

2017年1月被查的遼寧錦州凌河區委原書記鄧為民,被評價為“吃喝吸毒獵艷搞了個‘大滿貫’”,其在一個商人朋友的引誘下迷上了吸食冰毒,甚至慫恿他人一起吸。

其被查后,調查人員在其一處住宅里發現,“書房所有的抽屜里,衣服的兜里,他所有的包里,全是錢!”“這一處住宅里查出的各種現金、存折等,共計近4000萬元。”

2018年12月,鄧為民因犯受賄罪、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濫用職權罪、行賄罪、非法持有槍支罪,獲刑16年。

除了有官員吸毒,還有官員參與制毒、販毒。

曾任福建省長汀縣質量技術監督局副局長的肖積合,2002年因受賄被開除公職后,憑借其化工專業知識,潛心研究,掌握了利用溴代苯丙酮化學合成麻黃堿技術。

2009年7月,肖積合被警方抓獲,被判一年六個月。刑滿釋放后,肖積合重操舊業,從2012年2月份開始,先后在福建省安溪縣、江西省寧都縣伙同他人化學合成麻黃堿,均被當地公安機關查處。

2014年8月21日,安徽全省法院當日對87件毒品犯罪案件的167名毒品犯罪分子進行集中宣判。其中,安徽臨泉縣人社局原工會主席王飛因販賣海洛因,被判無期徒刑。

此外,湖南、云南等地均曾查處過多名涉毒干部。

2014年12月,云南省紀委通報稱,云南省德宏州41名吸毒黨員、公職人員被開除黨籍,其中公職人員有9名。

2015年,湖南省衡陽縣查處的涉毒干部多達61人,包括縣政府辦、交通運輸管理局、農業局、國土局、住建局、建工局、水利局、人民醫院、中醫院等單位的黨員干部和公職人員。

衡陽縣公安局透露,曾有一位干部故意尿褲子躲避尿檢,并且態度惡劣,后經尿檢,結果呈陽性。

2016年4月,最高法發布了《關于審理毒品犯罪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司法解釋在多個條款中均對國家工作人員實施毒品犯罪的情形,作出了從嚴處罰的規定。

最高法表示,對國家工作人員實施毒品犯罪可以低于通常的數量標準定罪量刑。國家工作人員實施制毒物品犯罪的,定罪數量標準按照通常標準的50%掌握。

最高人民法院刑五庭審判長方文軍表示,“國家工作人員本應自覺抵制毒品、積極與毒品犯罪作斗爭,如果這部分人反過來去實施毒品犯罪,無疑具有更為惡劣的社會影響和更大的社會危害。”

新京報記者 許騰飛 校對 何燕

責任編輯:admin
欄目分類
啟明信息技術股份有限公司 技術支持 吉林省藍辰信息技術有限公司 硬件支持
Copyright © 2012 ccradio.cn All rights reserved 吉ICP備12003702號-1 網絡視聽許可證吉備2012002號
版權所有 長春熱線 長春視聽傳媒有限公司 電話:0431-88462237 站長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Top 湖北11选5限号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