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地圖 - 廣告服務
您的當前位置:主頁 > 交通 > 正文

哈爾濱交通執法系統窩案

來源:未知 編輯:admin 時間:2018-07-13
導讀:哈爾濱交通執法系統窩案 這一現狀說明,應有的內部監督和制衡失靈,執法者的執法意識與是非觀念已被很大程度上消解,灰色執法上升為一種亞文化和操作慣性。 6月25日,哈爾濱市紀委監委公開通報了122名領導干部及公職人員為瘋狂大貨車充當保護傘的案件。而這
哈爾濱交通執法系統窩案


這一現狀說明,應有的內部監督和制衡失靈,執法者的執法意識與是非觀念已被很大程度上消解,“灰色執法”上升為一種亞文化和操作慣性。

6月25日,哈爾濱市紀委監委公開通報了122名領導干部及公職人員為“瘋狂大貨車”充當“保護傘”的案件。而這起交警涉貪的交通腐敗案件并非孤案。早在2017年11月,哈爾濱市紀委、監察局就已經通報查處了交通運輸等部門129名黨員干部及工作人員為非法營運出租車充當“保護傘”的案件。

不到一年時間內,一個省會連續出現兩起腐敗窩案,涉案公職人員達251人,可謂觸目驚心,也為塌方式腐敗添加了新注腳。

兩起腐敗窩案雖分屬交管和交通系統,但“作案”手法卻類似:各崗位工作人員分工明確、明碼標價、互相掩護,儼然把國家的執法權力和行政權力念成了本“生意經”。

以此次哈爾濱窩案為例,上至交警支隊副支隊長、下至一線交警和基層工作人員,都成為執法“生意”鏈條上的一環。整個市局交通警察支隊下屬的13個交警大隊中就有12名大隊長充當了“保護傘”,這意味著,整個城市的交通執法一定程度上已經是完全靠著心照不宣的“潛規則”在運轉。

譬如,“瘋狂大貨車”與“黑車”車身都被印上了統一標識,執勤民警認準了標識就能夠對違規車輛一路放行,或從輕處理。再比如,遇到執法行動,利益共同體內部形成了一套高效的“通風報信”系統。

換言之,法律與職責規范之外,哈爾濱交警系統內部形成了一套多數人所接受且利益均沾的潛規則。這一現狀說明,應有的內部監督和制衡失靈,執法者的執法意識與是非觀念已被很大程度上消解,“灰色執法”上升為一種亞文化和操作慣性。

但這并不意味著,這種高度穩定、半公開化的潛規則就沒有破除的可能。

事實上,瘋狂大貨車在哈爾濱的肆意橫行已經不是一天兩天,打車難與黑車問題也屢遭市民詬病,網上亦有大量相關吐槽和投訴。而早在2014年,時任哈爾濱市交通運輸局黨組書記、局長的譚洪志就被舉報,這跟其2017年被調查之間,也有些“時間差”。

這或許也是對監督觸角的提醒:若監管敏感度提升,“警報”早些被拉響,或許能將“塌方”中途截斷。

在互聯網時代,對于腐敗和違規,監督部門有時候并不缺發現問題和線索的機會與渠道,關鍵在于是否有足夠的正視勇氣和決心。

這次哈爾濱紀委在一年內兩次查處交通執法系統窩案,就頗顯反腐魄力。這一案件查處的重要機緣,據了解是因出租車司機的“集體休息”抗議行為“終于引起黑龍江省有關部門領導的注意”。在該案端倪其實早已浮現的背景下,或許常規性的監督和查處觸發機制還可更靈敏些。

說到底,經歷數年的強力反腐,一個地方的交通執法系統還出現這么嚴重的塌方式腐敗,再次提醒不能低估權力尋租的韌性與僥幸心理。而這次暴露的基層執法亂象,也啟示反腐在打“虎”之后還要繼續下沉,不可忽視那些就在街頭和民眾身邊隨時上演的權力腐化——畢竟,這些系統性窩案,很可能最初就是從常見的“打招呼”和“說情”開始的。


責任編輯:長春廣播電視臺門戶網

相關推薦:

欄目分類
啟明信息技術股份有限公司 技術支持 吉林省藍辰信息技術有限公司 硬件支持
Copyright © 2012 ccradio.cn All rights reserved 吉ICP備12003702號-1 網絡視聽許可證吉備2012002號
版權所有 長春廣播電視臺 長春視聽傳媒有限公司 電話:0431-88462237 站長信箱:[email protected]
Top 湖北11选5限号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