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地圖 - 廣告服務
您的當前位置:主頁 > 財經 > 正文

中科星圖上下游均依賴關聯方

來源:未知 編輯:長春廣播電臺2 時間:2019-04-06
導讀:中科星圖上下游均依賴關聯方 中科星圖高速成長的背后,體現公司對關聯方的依賴。而在快速擴張下,應收賬款逐年占比激增,趨緊的資金鏈又將成為其未來發展的抑制因素。更為重要是,招股書中的財務數據還存在諸多疑點。 近日,中科院電子所旗下從事數字地球相關
中科星圖上下游均依賴關聯方

中科星圖高速成長的背后,體現公司對關聯方的依賴。而在快速擴張下,應收賬款逐年占比激增,趨緊的資金鏈又將成為其未來發展的抑制因素。更為重要是,招股書中的財務數據還存在諸多疑點。

近日,中科院電子所旗下從事數字地球相關業務的公司中科星圖提交了科創板上市申請,擬募集資金7億元,用于GEOVIS6數字地球、空天遙感數據AI實時處理與分析等項目。

從招股書披露的信息來看,中科星圖雖然憑借著公司股東的扶持,報告期內營收、凈利潤均保持了高速增長的態勢,但與國內外同行業公司相比,其仍處在規模較小企業之列,競爭中議價能力相對偏弱,與此同時,在持續不斷擴張下,受限于資金短缺的問題也逐漸暴露出來。

上下游采銷均依賴關聯方

招股書披露,中科星圖主要是面向國防、政府、企業、大眾等用戶提供數字地球產品和技術開發服務。主要產品包括GEOVIS數字地球基礎平臺產品和GEOVIS數字地球應用平臺產品。報告期內(2016年~2018年),公司分別實現營業收入8434.27萬元、2.26億元、3.57億元,2017年、2018年營收同比增速高達168.37%、57.54%;實現凈利潤1487.03萬元、3904.29萬元、8696.23萬元,2017年、2018年凈利潤同比增速達162.53%、122.60%。僅從數據表現來看,中科星圖近年來的經營業績表現喜人。

然而若進一步梳理可發現,經營業績持續增長的中科星圖資產規模卻十分小,資產總額僅有3.96億元,歸母凈資產為1.92億元,這令人擔憂輕資產的企業結構會導致其在激烈的行業競爭中抗風險能力極弱。招股書披露,中科星圖所處數字地球行業,而數字地球概念最初是由美國谷歌公司提出并推廣至全球。在國際競爭格局中,除谷歌公司外還有美國數字地球,法國信息地球,俄羅斯聯邦航天國家公司等知名企業。與這些國外知名軟件企業相比,在規模上中科星圖如同螻蟻與大象對比。巨大差距下,幾乎無外銷業務。

國內市場上,中科星圖也難掩稚嫩。與國內同行業上市公司超圖軟件的15.28億元、久遠銀海8.57億元的規模相比,科星圖即使在營收翻倍增長下也僅有3.57億元,如此情況也意味著在國內市場中,中科星圖的市場占有率較小,仍尚待提高。

關鍵點在于,中科星圖所處行業存在諸多的行業壁壘與準入門檻。在技術上,由于下游客戶為國防、政府、企業等行業需求多樣且專業度高,因此只有具備足夠技術深度和廣度的頭部企業才能在行業中立足,技術門檻很高。在品牌方面也緣于用戶的特殊性,具備專業資質的大型企業才能與客戶達成穩定關系。但以目前公司的整體資質與規模來看,其尚未能躋身頭部企業之列,競爭格局暫不容樂觀,議價能力仍偏弱。

事實上,中科星圖目前能夠保持持續成長,主要是由于其上下游均依賴公司大股東的扶持。招股書披露,報告期內中科星圖向前五大客戶銷售收入占比分別為62.61%、59.50%、50.43%,說明公司存在著嚴重的大客戶依賴問題。更為重要的是,其第一大客戶竟為公司的實控人中科院電子所,銷售占比高達20.64%,而第一大股東中科九度也為其銷售貢獻了478.16萬元,占比達1.34%。據統計,報告期內公司向關聯方銷售金額分別達到了1559萬元、5895萬元、9647萬元,占銷售收入總額比重的18.48%、26.04%、27.05%。不難看出,中科星圖銷售收入中近三成為關聯方交易,對大股東及關聯企業具有嚴重依賴性,并且關聯交易額占比還呈逐年升高之勢,而正是在關聯交易越來越多的情況下,才一步步推升了公司營收增長。

下游銷售依附于大股東幫忙,上游采購同樣如此。招股書披露,前五大供應商中,第一大供應商曙光北京為公司第三大股東中科曙光的全資子公司,采購占比達14.56%。2018年向關聯方采購的金額合計為2971.97萬元,占采購總額的比重達15.15%。

可見,目前中科星圖不論是下游銷售,還是上游采購均依賴關聯方,其中的風險點就在于關聯交易是否能夠保證作價的公允性。更重要的是,從整個供應鏈看,中科星圖是否有擴展其他客戶端的能力以及具備足夠的資質、技術拿下招標訂單從而獨當一面也是問題。從其前五大客戶名單變動來看,2016年第一大客戶北京神舟航天軟件技術有限公司已退出前五,2017年前五大中除關聯方外其他客戶均為新增,而至2018年,原第二、四、五大客戶又從名單中消失。如此變化意味著,中科星圖與關聯方之外的其他客戶暫未形成較為穩定的客戶關系,仍未做到頭部企業應有的強勢能力。

擴張期下,資金鏈的危局

目前,公司正處于擴張期,營收、凈利潤高速增長,公司人員從2016年的123人增長至376人,規模擴大十分迅速。然而,在中科星圖加速擴張下,其發展或受限于資金鏈的緊張。

招股書顯示,伴隨著業務的增加,公司的應收賬款也在逐年升高,報告期內應收賬款金額為2667萬元、1.01億元、2.39億元,2017年、2018年增長率高達279%、137%。占營收的比重分別為32%、45%、67%,應收賬款占營收比例的持續走高,說明公司賒銷現象愈發嚴重,其營收的高增長還僅停留在賬面富貴。大額賒銷還導致了公司的經營性現金流也處于較低水平,分別為-1099萬元、556萬元、1760萬元,與凈利潤水平相差甚遠。

更關鍵的是,公司的主要創利點在國防業務,占營收比重57.58%。目前,受國家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的影響,在軍改期間客戶的付款審批流程放緩,導致了應收賬款持續增長。此外,公司下游客戶還面向政府等,具有審批流程相對完善、手續繁雜等特點,也在一定程度上拉長了公司的收款時間。數據顯示,公司應收賬款中,賬齡在1~2年的賬款激增,占比已從2017年的5.45%上升至16.21%,增長了10.76個百分點。

公司在招股書中稱:”公司承接國防、政府相關長周期大項目數量有所增加,為保障項目推進,前期預研、人員投入較大。”可見,目前公司正面臨承接業務項目的周期長、在未收到款項下還需自行墊付前期預研開發費,并且客戶的付款審批放緩等問題,而這一系列的情況直接壓迫公司的資金鏈。

招股書顯示,中科星圖近年來的資產負債率達66.85%、59.27%、50.95%,雖呈逐年下降趨勢,但卻仍遠高于同行業水平。2016年、2017年同行業資產負債率均值為35.22%、37.29%,分別高出了32個百分點、22個百分點。在償債能力方面,2016年、2017年公司的流動比率為1.35、1.56,而同行業均值為2.16、1.97,仍低于同行業平均水平。

不難看出,目前在公司高速擴張下,營收的增長并未能換來真金白銀的流入,并且資產負債率還處于高位,償債能力較弱,可見公司的資金鏈正面臨著危局。然而,中科星圖擴張的腳步從未放緩,在持續加大投入下,資金鏈必將承受更大的壓力,若后續未能獲得資金的注入,那么其未來的成長將會受到巨大的限制。

可疑的營業收入

近年來,中科星圖的營業收入保持著高速增長,但是《紅周刊》記者將其營收數據與現金流及經營性債權進行財務勾稽后發現,公司營收方面數據存在混亂的情況。

招股書披露,中科星圖2018年實現營業收入35657.64萬元(如表1),其中境外收入甚微可不予以考慮。由于不同的業務適用稅率不同,以及自2018年5月1日增值稅稅率由17%下調為16%等因素,若分產品項目并按月平均計算增值稅后,得出2018年其含稅營業收入金額大約為39429.85萬元。

【紅刊財經】中科星圖上下游均依賴關聯方 招股書中多項財務數據混亂

按照財務勾稽原則,該部分含稅收入將體現為同等規模的現金流入和經營性債權的增減。

合并流量表中,中科星圖2018年“銷售商品、提供勞務收到的現金”金額為22793.62萬元,剔除掉預收賬款減少額937.54萬元的影響,則與含稅營業收入相關的現金流入金額達23731.16萬元。二者相較,理論上應有15698.69萬元因未收到現金而將計入經營性債權中,體現為同等規模的增加。

翻看資產負債表,中科星圖2018年末應收票據及應收賬款合計為23932.48萬元,2017年末相同項目金額為10098.24萬元,相較增加了13834.24萬元。其中,剔除掉新增計提壞賬準備的影響593.77萬元,則經營性債權增加額達14428.01萬元。顯然,這一結果與理論上應增加的15698.69萬元相差了1270.59萬元,意味著公司有1270.59萬元的含稅營收既沒有相關現金流入也沒有經營性債權的支持,有虛增的嫌疑。

需要補充的是,差異還可能是經營中將應收票據背書轉讓或貼現導致,但就此情況,因招股書沒有披露應收票據余額,也就意味著應收票據問題并不能消除疑點。

同樣的邏輯分析其2017年數據,2017年實現營業收入22634.66萬元,適用17%的稅率,計算含稅營收為24957.50萬元。同期“銷售商品、提供勞務收到的現金”金額為19066.14萬元,剔除預收賬款新增1100.55萬元影響,與營收相關的現金流金額為17965.59萬元。與含稅營收勾稽,理論上應有6991.91萬元未收現的營收需要體現為經營性債權新增。

雖然2017年應收票據及應收賬款較上年新增7431.35萬元,在扣除計提壞賬準備影響271.71萬元,新增額也達到7703.06,但這一結果比理論上的6991.91萬元新增額多出了711.15萬元,這意味著公司在2017年有711.15萬元新增債權來源不明的情況。

總之,對于近年來營業收入方面數據存在大額勾稽差異情況,中科星圖若想登陸科創板,還是需要給出一定解釋的。

采購數據不可信

除了營業收入數據混亂外,公司的采購數據與相關現金流及經營性債務間同樣存在勾稽異常情況。

招股書顯示,中科星圖2018年向前五大供應商采購金額為7981.94萬元(如表2),占采購總額的比重為40.68%,故合理推算出采購總額為19621.29萬元,考慮到增值稅問題,估算后含稅采購金額達22826.10萬元。

【紅刊財經】中科星圖上下游均依賴關聯方 招股書中多項財務數據混亂

根據財務一般原則,該部分采購金額應體現為相關現金流的流出或經營性債務的增減。

現金流量表中,2018年“購買商品、接受勞務支付的現金”金額為9571.62萬元,考慮當期支付但不屬于采購支付現金的預付款項增加額677.70萬元,則與當期采購相關的現金支出達8893.92萬元。與含稅采購金額勾稽,理論上應有13932.18萬元未支付體現在應付賬款等經營負債中。

可事實上,中科星圖2018年末應付票據及應付賬款合計金額為11211.94萬元,較上年同期的4350.31萬元僅新增了6861.63萬元,這一結果顯然與理論金額相差甚遠,差額達7070.55萬元。如此情況說明公司有7070.55萬元的采購金額沒有獲得相關財務數據支撐的。

公司沒有在建工程項目,2018年其固定資產、無形資產在剔除折舊、攤銷影響后合計新增1474.57萬元,較現金流量表中的購建固定資產、無形資產和其他長期資產所支付的現金1930.78萬元相差無幾。因此,公司采購數據中7070.55萬元的差異未在招股書中找到解釋,需要予以說明。

同樣的分析方法,《紅周刊》記者計算了2017年采購數據的金額,發現其僅存在165萬元的差異。如果說2017年公司的采購數據沒有問題的話,那么2018年存在的幾千萬的采購異常情況則是存在很大的嫌疑,反之亦然。

責任編輯:admin
欄目分類
啟明信息技術股份有限公司 技術支持 吉林省藍辰信息技術有限公司 硬件支持
Copyright © 2012 ccradio.cn All rights reserved 吉ICP備12003702號-1 網絡視聽許可證吉備2012002號
版權所有 長春熱線 長春視聽傳媒有限公司 電話:0431-88462237 站長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Top 湖北11选5限号规则